>> 返回 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新聞動態 > 正文

【百千亚洲无线看】劉遠紅:永不熄滅的紅色焰心

作者:胡晟煜     文章來源:市政環保分公司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12-11 09:37:40點擊次數:5044次字號:T|T

劉遠紅工作照


初到長沙地鐵5號線二項目時,正值項目召開管理月例會,一水的二三十歲的部門經理裏一位兩鬓斑白的老員工十分顯眼,有人跟我說,他是物資部經理劉遠紅。看他就部門的事情娓娓道來,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,彙報完的他嘴角挂上腼腆的微笑,恍惚間竟給人青蔥少年般純真的感覺,令我至今難忘。

往後的日子,和老劉打的交道漸多,他做事時一絲不苟的樣子,遇到難題挺身而出的情景,在會議上據理力爭的樣子,聽他說起的近三十年在公司各個項目上奮戰的故事,融合進他標志性的微笑裏。漸漸地我明白了,他確實是個純真而純粹的一心做事的人,就像那紅色的火焰之心,不似外焰高溫炙人,不比內焰光芒耀眼,他安靜而執著地燃燒著自己。

紅是激情,項目部的事比天大!

老劉快五十歲的人了,在工地上勞動了一輩子,但他對待工作卻還像年輕時一樣保持著“熱乎勁兒”。

長沙地鐵5號線有三個站一個出入段線,每個站又有好幾個出入口和風亭,現場進料相當分散,而由于趕工期,常常晚上一兩點還在進料。物資部僅有的一個收料員忙不過來,老劉就親自上陣幫忙收料,幾乎每天都從早上六七點忙到晚上一兩點。攪拌站的罐車來了,看見他守在門口,司機臉上一陣陰晴不定。“你們這車混凝土裝滿了嗎,沒少我們的吧?”老劉直勾勾地盯著司機問,“滿了滿了,劉部長放心咯?”司機滿臉堆笑。“嗯,讓我看看。”話音剛落,老劉麻利地爬上了罐車,小手電像利劍一樣往車內照去。“哪裏裝滿了,又搞鬼,罰款!”罐車司機垂頭喪氣地領了張罰款單離開。漸漸的,送鋼筋、混凝土的都見識到了他的“厲害”,再不敢幹這“短斤少兩”的事了。

除了監督收料,老劉更關鍵的一項工作是保供應,混凝土一旦斷供,將極大制約現場進度。商混站每天打出來的混凝土就那麽些,一車混凝土往往有好幾家在搶。爲了把混凝土弄回來,老劉開始了他的蹲點生涯。“開倉了開倉了”,攪拌站外一陣熱鬧,大門打開,罐車正准備出發,突然斜刺裏殺出來一個人攔住了車:“每次找你們要混凝土都說沒有,這次我看你們還有什麽借口,今天你們攪拌站必須給我個交代!”攪拌站負責人趕緊跑來,討價還價之下,幾輛罐車改道向5號線二項目工地駛來。

老劉做事就是這樣子,不管大事還是小事、簡單還是難辦,對他來說,項目部的事情比天大!


紅是忠誠,“項目還有飯吃,我就沒想過走”

1991年,二十二歲的劉遠紅只身來到中建五局五公司(土木公司前身),成爲了一名挖機操作手。1997年,時值公司困難,老劉所在的項目更是負流嚴重,好幾個月沒發出工資。有的職工跑到公司要工資,也有職工離職另尋出路。老劉不爲所動,別人走了,他還頂班上晚班。“那時候也沒想那麽多,項目部有飯吃,我就一直幹下來了,到哪裏還不是做事呢。”到了年底,工資和加班費一分沒少發給了他。

2007年,近四十歲的劉遠紅接受公司調配,來到了非洲剛果(布)國家一號公路。在這裏,他一邊要開鏟車、壓路機、挖掘機、貨車,另一邊有時還要組織施工、管理黑人民工,只要項目需要,他就去做。項目需要他這樣的多面手,他也沒想過回國的事。在非洲一幹就是7年半,硬是把一號公路從進場幹到了收尾。出征尚是壯年,歸途兩鬓已霜。作爲一名老黨員,他真正做到了“革命一塊磚,哪裏需要哪裏搬”。


紅是溫暖,原則之下,滿是人情味

和老劉共過事的人都知道,在工作上他原則性極強,在會議上對工區吹胡子瞪眼那是常有的事,但卻從來沒有人記恨過他,大家都知道他是爲了推動工作。事實上,除了工作上的事,大家就沒見他生過氣,他那腼腆的笑都已經成了他的招牌了。有一次,老劉連續加了好幾個晚上夜班,實在是累極了,12點回到宿舍沾上床就睡著了。半夜3點,現場多處來料,現場忙不過來了,一通電話過來沖他發了脾氣,問他怎麽不去現場收料,老劉不覺委屈,從床上爬起來又匆匆趕往現場。項目地處拆遷安置區域,人員混雜,小偷猖獗,工地圍擋常被破壞。老劉到鋼筋加工區盤點物資,正碰到了有人在撿廢鋼筋頭,老劉氣瘋了,大罵:“這些施工員簡直是麻木不仁!這些都是項目成本啊!”然而往群裏報告時卻只是把情況講了清楚,他喃喃自語“這也不能怪他們,實在是小偷太猖獗了,我還是不能講太重,別讓他們挨批了,把這個問題處理好就行。”老劉就是這樣,對待別人永遠會去理解他們的境況和難處,能對別人好一點是一點。即使別人沖他發火,他也不惱,還對你使那招牌腼腆笑。


三十年來,劉遠紅始終燃燒自己,把光和熱奉獻給項目、奉獻給同事。今天的土木公司一片紅紅火火的景象,正是千千萬萬劉遠紅這樣的人彙聚成紅色的焰心。我們新一代的土木人,也將從他們手中接過精神的火種,讓紅色之火在土木永不熄滅!



?